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(kāi)始

微信登錄

微信掃一掃,快速登錄

手機號碼,快捷登錄

手機號碼,快捷登錄

查看: 4972|回復: 0

打卡河田老墟,尋找舊時(shí)光里的印記!

[復制鏈接]
樓主
發(fā)表于 2024-3-18 19:19:04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 IP:- 廣東中山
祖上曾在河田老墟擁有一間商鋪,留給我童年快樂(lè )的時(shí)光印記。老街舊巷,承載著(zhù)往昔的歲月回憶。漫步其中,每一步都似乎能丈量出那份獨特的柔情,令人心曠神怡,熟悉又安逸。日常最快樂(lè )的事,莫過(guò)于來(lái)此走走,看山看水看街景,看人看屋看煙火。

  河田圩,螺河上游的璀璨明珠。聚居的居民,熙攘的交易,成就了它的繁榮。從新圩到下圩,鹽街、大街、橫街、米街,見(jiàn)證了它的歷史。農民趕集定居,上圩應聲而起。五湖圩到河田圩,名字的變更,是時(shí)光的烙印。這里,是人間煙火的詩(shī),是吉康客都的源。

在小城的深處,隱藏著(zhù)這樣一條老街。暗黃的燈光為它賦予了溫暖的色彩,照亮整條前行路。走在老街上,仿佛能聽(tīng)到昔日板車(chē)的響聲,吆喝聲此起彼伏,還有一路飄過(guò)的擂茶香和煙火氣,勾起了途人的食欲,讓人回到那個(gè)時(shí)代。踏著(zhù)麻石板路,沿著(zhù)街道前行,街道蜿蜒伸展,庭院深深,唯美如詩(shī)。老街的巷子寬窄不一,縱橫交錯,幽深狹窄。在大街那頭,“許山”棕掃廠(chǎng)依然在經(jīng)營(yíng),還有一些手藝人靠雜耍謀生。幾經(jīng)輾轉,他們最后落腳在這個(gè)偏僻的小城,繼續操持著(zhù)祖傳的手藝,優(yōu)雅地生活著(zhù)。

老街中,巷子套著(zhù)巷子,巷子挨著(zhù)巷子,巷名繞著(zhù)巷名,看上去幾乎沒(méi)太大區別。許多門(mén)頭懸掛著(zhù)金字招牌,街鋪老宅中的商號如復沅昌、義隆、瑞芝堂、大和、益成、奇合、和泰、星記(本家)、欽和、義昌、和成等,宛如裝飾的塵封歲月,沉淀其中。細聲問(wèn)問(wèn)巷子里的老人,這里會(huì )拆遷么?老人的回答有些黯然:“估計不會(huì )吧?這么多人家,住了這么多年,從來(lái)也沒(méi)見(jiàn)有人來(lái)勘查過(guò),反正我們會(huì )在這住上一輩子了,就看下輩子的福分了?!?千年老人言,珍藏大智慧??!


河田墟內居民與農民各占半數,三千零人。大街小巷有橫街、米街、大街、鹽街、粽屐街、伯公巷、水巷、上圩、下鍋爐、田背、寨知肚、塘子唇、下寨園等。居民生活較為優(yōu)裕,不用耕田,有米肉分配,而農民則靠自己種養,方有米肉。上墟那邊工作同志較多,有公社干部、老師、醫生等,形成了一個(gè)以同志為中心的地區。偶見(jiàn)穿著(zhù)的確涼、挺著(zhù)肚、背著(zhù)手、度著(zhù)小方步的中年男,準是“食國家糧”的干部無(wú)疑,街坊們常以自嘲的口吻說(shuō):這命難不成是羅阿梅師傅算的?按好


穿過(guò)一條苔痕斑駁的老巷子,不由得放輕了步子,步步無(wú)聲。一位遲暮老人緩緩走來(lái),擦身而過(guò)。在這瞬間而永恒的擦肩中,我看到了時(shí)光汩汩流過(guò);在河田老城的舊書(shū)店里,與舊時(shí)光邂逅。泛黃的書(shū)頁(yè),彌漫著(zhù)歲月的氣息。

橫街是一條東西走向的主干道,是主要的商業(yè)街道。我對369墟日的記憶特別深刻,圩日當天人聲鼎沸,充滿(mǎn)了人間煙火氣息。
橫街頭有兩家剃頭鋪,一家是江家開(kāi)的,另一家是體制內集體經(jīng)營(yíng)的小店。江家店內擺放著(zhù)一款紅黑相間的真皮沙發(fā)椅。在那個(gè)時(shí)代,這款沙發(fā)在坊間顯得非常獨特和尊貴,仿佛是鄉村生活中的一道亮麗風(fēng)景線(xiàn)。
我曾隨父親去理發(fā),有幸坐在上面,感受其柔軟舒適的質(zhì)感,仿佛被包裹在柔軟的云朵中,那種難以言喻的舒適感油然而生??吭谝伪成?,那份愜意讓人心曠神怡。
每當男人們完成理發(fā)后,江師傅便會(huì )巧妙地操作機關(guān),沙發(fā)靠背會(huì )發(fā)出“咔”的一聲,輕輕向后傾斜,讓客人可以半躺在沙發(fā)上稍作休息。這種舒適的姿勢讓人不禁想打個(gè)盹,來(lái)盡情享受刮胡子的愉悅,胡子刮完后,他們還可以繼續躺在沙發(fā)上,享受理發(fā)師為他們掏耳朵的愜意,再用熱水洗凈臉龐。最后,才依依不舍地起身,將這個(gè)舒適的位置讓給在一旁耐心等待的下一位顧客。

由于子祥叔技術(shù)精湛,會(huì )掏耳、刮面毛,動(dòng)作花樣多,他在老墟小有名氣,招牌一樣的存在。加上剃頭刮胡子服務(wù)價(jià)格又公道,吸引了許多回頭客,生意興隆。我常常扒在窗戶(hù)上看江師父刮剃頭,看得入神,那手法如刀走龍蛇,宛如電影中的蒙太奇手法。小時(shí)候,我十分擔心出事故,長(cháng)大后才知這是大寫(xiě)的人生故事。


那年,偷踩著(zhù)老爸在郵電局工作的二八大杠單車(chē)騎行老墟,一種難以抑制的心境歡喜得像細老哥穿開(kāi)襠褲的感覺(jué)--舒暢拉風(fēng)得很啊。走過(guò)寨知肚、官爺棚,停??纯磁呐?,特別印象深刻的是下寨園收購站經(jīng)常有蛇蛙龜禽、奇珍異鳥(niǎo),三五發(fā)小偷著(zhù)去看,又驚又怕,十分膽小的還被嚇到"臉冇一指大",開(kāi)心又刺激,這種發(fā)自心底原生態(tài)的快樂(lè ),不是現今商演的動(dòng)物園馬戲團里能比的哦!

那年,正月十七十八,廟會(huì )盛景繁華。廟坪之上,祭品如織,祈愿風(fēng)調雨順,國泰民安。好一派煙火清歡的場(chǎng)景,恍如昨日。廣福庵廟會(huì ),又稱(chēng)"吉康廟會(huì )",承載非遺文化之精髓,筆者強烈建議并呼吁河田應以此策劃包裝,把"吉康廟會(huì )"列入非遺傳承文化產(chǎn)業(yè),重裝出彩,發(fā)揚光大!若賢能之士能讓此重現古韻光華,則吉康文化如璀璨珍珠,熠熠生輝,功德無(wú)量、福有攸歸!


在螺河上,曾見(jiàn)撐排悠哉,船運昌盛,春和景明,吉康萬(wàn)象。數百年來(lái),小木船運輸繁忙,沿岸圩場(chǎng)碼頭林立,猶如小港。大圩場(chǎng)需建碼頭,以應商貿之需。河田圩的鹽街尾媽娘宮和上圩各有碼頭,船可載數千斤。外地貨物多從媽娘宮起岸,鹽街滿(mǎn)是海鹽,故名“鹽街”。"盤(pán)硁"皆成往事,唯余一江螺水,奔騰向海流。



螺河老街段曾遍布沙壩,其中河田圩內洞大橋東端的沙壩尤為出名,"河沙壩"與當地的人們生活緊密相連。
諺語(yǔ)大智慧!你了解多少?從“河沙壩記人”到“沙壩沙按多”,告訴我們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生哲理!憶往昔,河田圩居民居沙壩旁,貧無(wú)余力掘井,河水不潔,遂于沙壩打“沙籮”。穴深徑似籮,水泉清可見(jiàn)底。以舊籮筐護穴,石炭置底,保水凈。然雨季洪水常漫壩,沙籮毀,復打之??嘀凶鳂?lè )品歲月,樂(lè )在其中度年華,這是苦樂(lè )年華的真實(shí)寫(xiě)照!在這片由洪水沖積而成的淡黃白色沙壩里,不僅有大量的建筑好材料,還見(jiàn)證了諸多重大事件。它曾是碼頭所在地,如今僅?!吧羡状a頭舊址”牌子見(jiàn)證其過(guò)往的繁榮。


那年,河田小學(xué)里一株高大的桐油樹(shù)不見(jiàn)了。石坣(河坎頭)那條老榕樹(shù),移遷螺河邊依然葉茂旺相;仁愛(ài)人士倡建了一座馬娘宮,庇護著(zhù)周邊百姓風(fēng)調雨順,安居樂(lè )業(yè)。塘子唇商賢家廟內香火興盛,每天都有人前來(lái)祝福祈愿"八百長(cháng)春";昔日馬來(lái)女富豪陳金英捐贈的石橋早己湮滅在歲月風(fēng)雨中,現建成一座非常雄偉的泰安大橋,方便了南來(lái)北往客,還形成了一個(gè)隨行就市的"日光墟",

  

回憶涌上心頭,涌動(dòng)莫名的感動(dòng)。河田電影院,時(shí)光流轉,愛(ài)從未改變?!抖山瓊刹煊洝返捏@心動(dòng)魄,《少林寺》的熱血豪情,都在這里留下了歲月的痕跡。




朝陽(yáng)門(mén)處的河田旅社,四層的,應該是河田墟街市的標志性建筑了,綠色的窗,白色的墻,炫耀著(zhù)當年供銷(xiāo)社的實(shí)力。凡是食物、布匹、煤油、香煙、五金交電、糖果,均屬特供,人情大過(guò)證明,那時(shí)的主任很牛,可以批條拿東西。好像隨手寫(xiě)的條子也相當有效,豬肉寫(xiě)成"豬內"也是一樣行得通的。
車(chē)站之前很寬闊,人多車(chē)少;現在人少車(chē)多反而顯小了。好多鄉里人在那里擺了攤,三教九流、五花八門(mén),什么都有。


八十年代的街頭,自行車(chē)鋪里有個(gè)“惡霸豪”。其實(shí)他不惡,只是嗓門(mén)大,手藝高。雙杠紅棉、單杠鳳凰永久,癟氣輪胎、不圓轱轆,在他手下,輕松搞定。豪爽的豪哥豪氣,我心中的修車(chē)英雄!

上墟老虎茂的仙人草最難忘,美味至極!絲滑口感,令人陶醉。在酷熱難耐的天氣里,來(lái)上一碗,涼意直透心間。有一種置身清涼仙境的感覺(jué),舒暢滋味讓人回味無(wú)窮。

在巷子深處,頓子顯的炊包曾是舌尖上的挑逗,如今卻難覓其蹤。那獨特的味道,成為了心中永恒的回憶。
在米街坪,一位來(lái)自豐田村的彭姓老者擺攤售賣(mài)看家美食,只見(jiàn)他隨手摘下糍粑,口中吟唱著(zhù)悠揚的客家吉康歌謠:“稱(chēng)糖者賣(mài)糍粑,你愛(ài)現錢(qián),涯愛(ài)賒?!彼母杪曑浘d悠揚,如同糖絲般甜蜜而不過(guò)膩。這是客家人的語(yǔ)言,每一聲歌唱都是對美食的贊美,每一口糍粑都是對傳統的堅守。這原生態(tài)的歌謠,無(wú)疑是最美的食光記憶。老者的吟唱歌謠與旋摘糍粑飛彈入碗一氣呵成完美融合,令人贊嘆不已,拍案叫絕。每每,他只是輕描淡寫(xiě)地說(shuō):“心生歡喜,手熟罷了?!?

河田墟人好客,偶爾有親朋來(lái),拿起竹籃就上街買(mǎi)菜,諸如豆腐咸魚(yú)、蘿卜青菜,確實(shí)是至上之物,那種家庭菜肴,清淡中可見(jiàn)真誠和熱情。在巷子深處,鹽街11號丘老師家的缽子飯曾是舌尖上挑逗,雖隔屏幕,卻已聞香。在這靜謐的時(shí)光中,舌尖上的味蕾食光卻難覓其蹤了。橫街與粽屐街T字位置有一賣(mài)豆腐的謝阿婆,日日兩格,生意好好;那趕墟提著(zhù)竹籃來(lái)?yè)於垢娜?,臉上?xiě)著(zhù)歡喜,心里充滿(mǎn)喜悅,花一樣的笑著(zhù),質(zhì)樸單純。踏上這片土地,仿佛回到了最初的家園,好客陸河等你來(lái)!


其實(shí),這條老街、老巷和老屋,如果稍加修繕和整理,完全可以打造成一個(gè)“河田老城”式的建筑群或特色“民居小巷”。在這個(gè)小鎮里,人們也可以適度恢復過(guò)去的生活方式、鄰里關(guān)系和大鍋小灶的生活。七大姑八大姨的親情也在這里得以延續。我擔心的是純"拆",老街總有一天會(huì )被寬闊的水泥路所取代。此情此景,這難不成就是"回不去的故鄉"??!
古巷深深藏歲月老街悠悠訴往昔
河田遺韻,老街往事,如詩(shī)如畫(huà)。螺水潺潺,訴說(shuō)著(zhù)歲月的流轉。河畔古柳,依舊依依。曾經(jīng)的曾經(jīng),都化作螺河深情的波瀾。繁星點(diǎn)點(diǎn),照亮萬(wàn)家燈火。
盛世清明上河圖景,安居樂(lè )業(yè)。期盼中的未來(lái),定將如約而至。豐年綠水青山畫(huà)卷,國富民強。憧憬里的明天,必然夢(mèng)想成真。


【溫馨提示】尊敬的領(lǐng)導,親愛(ài)的商家,街坊鄰里,摯愛(ài)的親人,親密的朋友,敬愛(ài)的老師,以及可愛(ài)的學(xué)生們:當我踏上歸途,重返故鄉,發(fā)現人事已非,歲月已改。在那熟悉的老街,或許有些事情已經(jīng)發(fā)生了變化,或許有些記憶已與我們漸行漸遠。我深感抱歉,如果在這篇文章中發(fā)現的疏漏或錯誤,我懇請諸位的理解與寬容。我非常愿意與各位分享這些來(lái)自家鄉的故事,它們是我生命中的珍貴記憶,也是我心中最深沉的情感。我期待著(zhù)那個(gè)美好的時(shí)刻,那時(shí)我們可以再次相聚,在老河田坵的鄰里間,一起回憶那些美好的往事,再次暢談我們的老墟情懷。如果您愿意,請在文末留下您的寶貴意見(jiàn)和回憶,這將是對我最大的支持和鼓勵。再次感謝您的關(guān)注與支持,期待與您在老河田坵重逢,共敘往日情懷,謝謝閱讀!

來(lái)源:紅太陽(yáng)文化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 微信登錄

本版積分規則

QQ|關(guān)于我們|手機版|小黑屋|網(wǎng)站地圖|陸河網(wǎng) ( 粵ICP備14021969號-1|粵公網(wǎng)備案:44152302000007

GMT+8, 2024-7-18 18:39 , Processed in 0.247771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5 Licensed

© 2001-2024 Discuz! Team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